月夜
发布时间:2013-12-10 浏览次数:

                                                                                 
        有月亮,天空又很晴朗,虽然十二月的晚风吹到人身上也有冷意了,我吃过晚饭,依旧高兴地穿着高屐子一个人在屋前小小的园子里散步。
        山下面的人家都燃着灯,但大半被树木遮住了,只有星点似的光送到我的眼里来。一层薄雾盖着它们,不,不仅罩着这些灯火,并且还罩着山下面静静的街市。
        清朗的天空中除了半圆月外,还稀疏地点缀了一些星星。在这房屋的正对面,闪烁着猎户星座的七颗明星;挂在四个角下方的猎户甲星,就是那较大的一颗,只有它在这无云的蓝空里放射着红光。远远地在天际是那一片海,白蒙蒙地在冷月下面发光。
        望着这星,望着这海,我不禁想起日光岩日光岩:在福建厦门对岸的鼓浪屿。下的美丽的岛上风光了,我不用“往事”这个带感伤性的字眼。
        不止一次,我在日光岩下的岛上看过这七颗永不会坠落的星,看过和这海相似的海。那些时候我都是跟朋友们在一起的。那些朋友的年纪和我的差不多。
        就像怀了移山之志的愚公一样,我们这一群年轻人把为人类找幸福的船这个重担子不量力地放在肩上胡乱地忙碌过了。我是最不中用的人,但是生活在那些朋友的中间我也曾过了一些幸福的日子。
龙眼花开的时候,我也曾嗅着迷人的南方的香气;繁星的夜里我也曾坐了划子在海上看星星。我也曾跨过生着龙舌兰的颓垣。我也曾打着火把走过黑暗的窄巷。我也曾踏着长春树的绿影子,捧着大把龙眼剥着吃,走过一些小村镇。我也曾在海滨的旅馆里听着隔房南国女郎弹奏的南方音乐,推开窗户就听见从海边码头上送来的年轻男女的笑声。
        这些也许会引起年轻诗人的灵感罢。可是我们当时却怀着兴奋和紧张的心情,或者说起来就想流泪似的感动。山水的美丽在我们的眼前都变得渺小了。我们的眼睛所看见的只是那在新的巨前战栗着的旧社会的垂死的状态。
时间是??地驰过去了。我们的努力也跟着时间逝去了。一堆废墟留在我们后面,使得好些人叹息。我们不能不承认失败了。也许还有人会因为这个灰心罢,我不知道。我自己在一阵绝望之际也曾发出过痛苦的叫号。……
        如今在这安静的月夜里,望着眼前这陌生的,但又美丽的景物,望着天际的和日光岩下的海面类似的海,望着那七颗随时随地都看见的猎户星,虽然因此想到了以前的一切和现在横在那里的废墟,我也没有一点感伤,反而我又一次在这里听见旧社会的垂死的呻吟了。同时在朦胧的夜雾中,我看见了新的巨像背负地球的阿特拉斯阿特拉斯(Atlas):希腊神话中的一个巨人,被罚用头和双手(一说用两肩)支持天空。那样在空中立着。这新的巨灵快要来了罢。他会来完成我们所不能完成的一切。        
(撰稿人:巴金)